欢迎您来到孝义市教育局网站! 今天是:

穿越时空的行者(记驿马初中牛余鹏)

添加时间:2017-05-20 16:46:38     阅 读:
  • ——记我市首届“四有好老师”驿马初中教师牛余鹏

    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《什么是教育》中写道:教育的本质意味着,一棵树摇动另一颗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听过这句话的人很多,愿意并能够知行合一、学思践行这句话的人却很少。而今天我们要走近的这位教师——牛余鹏,正是这句话的忠实信徒和践行者。

    一颗踏实的树

    微信图片_20170928164524.jpg

    一棵树,根扎在那里,就会在那里。无论雷雨风暴,还是酷暑寒冬,它都会不折不扣的生根发芽、开花结果,释放新鲜空气、提供凉荫依靠。牛余鹏老师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  柱濮镇王家庄的人提及牛余鹏都说:余鹏可孝顺了。原来,无论刮风下雨,他每周都会给家里的父母亲挑水,准备好一周的饮用水。遇到农忙时,他还会帮助家里人做农活。父亲患脑中风,行动不便,母亲有糖尿病,他经常无微不至的照顾二老、关心父母。父亲逢人边夸:余鹏真没有白养,细致的多了,他一人能顶一个儿子加一个女儿。

    牛余鹏住在离柳煤矿(爱人在矿上上班),工作在驿马初中,自己父母家在王家庄。每周他都会三点一线在这条线上奔跑,学校离家直线距离17.5公里,距离父母家8.5公里。

    就是这样,他也从没有要求调动过工作。不少人劝他,但他始终坚守一个理念:哪儿需要自己,自己就扎根在那里,自己要随着工作走。

    就因为这样的信念,当时27岁的他,曾经一个人呆在庞庄小学,守着7个学生,一干就是两年,直到学校撤并。一个人的学校,上课是他,生火取暖是他,做饭守校的还是他。一个大男人,硬是靠着信念,撑住了一个学校的全部。

    同样因为这样的信念,十八年来,他一个柱濮人,与爱人两地分居,坚守驿马山区,不离不弃,大好的青春年华,奉献给山里的孩子。一个大男人,一份教育情,只因为,他觉得自己习惯了、觉得山里的孩子好,不愿意离开这里。

    在学校里,老师们遇到困难事,首先会想到牛余鹏,找他商量办法、解决困难。同样,他发现老师们有什么困难问题,也会主动帮老师们化解解决。

    古人有士人、贤人、圣人三分法,士人为普通读书人,只帮助自己、尽自己职责。贤人,则是大家公认的贤能人士,古道热肠、帮大家分忧解难。在家孝顺父母,在单位有口皆碑、领导信任,由此看,牛余鹏老师正是为大家公认的贤人。

    一朵摇动的云

    牛余鹏老师,虽是一位踏踏实实做事,实实在在教学的普通人。然而,他却有着不普通的想法:“教师是学生生命中的贵人,如果有老师愿意帮助,一个学生的行为习惯、品德乃至学习会变得更好、进步更快”。

    在现实教育工作中,他自进入驿马初中工作以来,十多年一直坚持使用传统的方法:“家访”学生,做学生生命中的“贵人”。为此,他走过驿马附近大大小小20多个村子,甚至连附近柱濮的部分村子也家访去过。

    谈及为什么家访,他说:“一开始,我就是想到学生的家里更好的了解学生,找到学生心理生成和变化的原因。后来,我发现家访可以更容易帮助孩子们解决问题、与学生平等对话,不知不觉,就一直做了下来”。

    爱好学生易,爱后进生难,爱品格恶劣的学生更难。因为爱后进生,还要去他的家里面对那千疮百孔的环境,难上加难。而牛余鹏,毅然面对困难,骑摩托出发,走遍驿马,去寻找学生的心灵和身体的家。

    记得2006年,为了说服辍学的小平返校上学。他两去学生家里,行程50多公里,只为说服家长让孩子去上学。学生任帅帅不小心烧伤了,他骑着摩托去探望。就连正月里他下孝义走亲戚,路过学生惠小虎的村子,他想起小虎脾气不好、经常与老师有对立情绪,他提上牛奶,便去小虎家座谈。

    像这样的事情很多,他告诉我们,每一个心理、品德有问题的孩子背后其实都有一个或家庭变故、或家庭教育方法有问题的家庭。通过走到学生家中,老师放低姿态,让家长了解老师是真诚的想去关心、帮助他的孩子成长,因而教育效果一般要好得多。

    教育其实就是关系学,学生不会跟讨厌的老师学习。若一个老师能走近学生的内心、走到他的家庭,了解他悲伤懊恼自卑的源头,学生在心理上很容易亲近老师,把老师当作自己人。每一个牛余鹏家访过的孩子,到校后,都会发生明显的改变。

    一个大写的“老牛”

    牛余鹏老师很朴实,听说我们要去驿马采访他,怎么也不同意。趁着中秋假期,他到孝义办事,联系了我们。一见面,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水,让我们喝,边喝边聊。点滴细节中,看见牛老师的人格修养。

    牛余鹏不仅坚持家访推动后进生的改变,而且在学校里也一直不管份内份外热心做事。他曾经做过8年的班主任,现在是一名历史老师。然而,他自己说:“作为一个科任老师,就是要配合班主任的工作,帮助班任把班级学生的工作做的更好。”

    学生惠帅上课顶撞老师,一气之后悄悄离校出走。听说这件事的他,没来得及告班主任,匆匆开上自己的车,沿路追寻。在驿马到孝义跑线车师傅的帮助下,他一路追到孝义,最后在偌大的胜溪湖公园找到了惠帅。回来后,他又补做思想工作,惠帅不听。牛余鹏说起去他们家家访的事情(上文中惠小虎的弟弟),他才理解了老师的良苦用心。思想转过头的惠帅,第二天给他送来一小碗自己攒下的鸡蛋感谢他。

   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老教师,他不仅力所能及帮助班主任做好特殊学生的教育工作,而且凡事多想一点,遇到班主任或其他老师教育后,学生思想没有转变、仍有不理解,他都会主动去做补救工作。班主任们也非常相信他,遇到有“刺头”学生,也会主动找他帮忙教育解决。

    在班内、班外是这样,在学校内,他也是这样的好老师。

    山区教师周一到周五住校,周六日才能回家。有一次,班主任夜间查完宿舍后,他习惯使然又到楼道里转转,看学生们睡了没有。走到一个宿舍门前,听见里面学生们哈哈大笑。推门一看,一个学生用舌头在玩饮料瓶嘴。结果,舌头卡进去,出不来。其他学生大笑不止。他再一看,学生的舌头已经发紫。他赶紧打电话通知校长等人士,一起把学生送到市人民医院。最后在牙医特殊工具的帮助下,学生的舌头才完好无事。回到学校,已是凌晨2点多。

    “老师不仅要在教室内帮助学生知识成长,而且要在课堂外、课余时间帮助孩子们的精神和生活成长,多关心他们。”牛余鹏这样说道。正如苏霍姆林斯基说的:一个教师,只有成为孩子业余生活的影响者、组织者和领导者,才会是一个好的教育者。

    学校日常中,学生遇到没有生活费了、不敢出去买药乃至于衣服扣子掉了、烂了这样的小事,都要找牛余鹏老师。为此,学生们亲切的给他起了个外号“老牛”。有事找老牛,不仅老师们有事找“老牛”,他所带年纪以外的学生们也是有事找“老牛”。

    口口相传、事事相连,家长提念、老师夸奖,时日长久,由一个人到一个符号、一种象征、一种精神,老牛就成为了驿马初中学生中最受尊敬、最得爱戴的人。

    一个非驿马的柱濮人,坚守山区18年,家访学生18年,关心学生18年,貌似平凡朴实的他,却走出一条山区教师的精彩路。“对得起良心”是他的信念,更是他的行动。平凡的教师岗位,赢得师生“有事找老牛”的人格依赖。一个男人,顶天立地,脚踏实地,用脚丈量驿马山山水水,用心穿越教育的沙漠,只为在生命中遇到自己良心的沁润丰盈。

    这就是普通的牛余鹏,不平凡的小事,穿越教育时空,留驻师生心灵,故事永相传,真情在此间。愿每一位老师都能以良心作度量衡,以育人为教育经纬,用时间穿越层层障碍、用技艺钻研教育教学,编制精彩丰富的教育事迹,谱写人生不平凡的履历。